白羽es

不想学写文的妆娘不是好画手
你好!我是白羽偶像梦幻祭×

#普诞#
能一定能活下去的,见到属于我们的明天

大概是个子普,复健有动作参考

奇奇怪怪30题

×小学生文笔

×脑补了高校设定和两个人性格形成的原因

×深夜极速练笔

×请……温柔

1.间接性接吻


“啊,空松哥,那个是我的杯子”

“抱歉,一松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高中生的松野一松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漱口杯,碰到的手指似乎颤抖了一下,偷偷瞄着镜中松野空松睡眼惺忪的脸,他懒洋洋地压着翘起来的头发,还犯着起床气的样子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温和,刚刚空松似乎用了杯子还泛着水光的一侧,这算间接接吻么?

想到这里一松无法维持他的招牌微笑,只是埋着头刷牙,也再不敢通过镜子偷看对方的表情。空松哥虽然看起来很温和羞涩也是演剧部的,所以接吻之类的事情也是做过的吧?没必要为这点身体接触感到心动的,例行公事般在心里嫌弃自己居然喜欢上有血缘关系的兄弟这件事,一边走出洗漱间,结束了一天里难得的独处时光。


阳光流泻的午后,已经是成年人的松野空松在一片吵闹声中醒来,想着为什么会这么热闹来到客厅,发现兄弟们在抢松代切好的梨子,这群人渣果然有这种好事不会叫自己的,于是他也坐下加入争抢对于尼特们过于昂贵美味水果的战局。

“空松,你抢的那块是一松的,你后面……”

“恩?”

下一秒松野空松就被如同背后灵般突然出现的一松摁倒在榻榻米上,身体和头部被对方的身体和手臂固定住,并向着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,像极了偶尔在电视上看过的关节技。

“痛痛痛!!一松松我错了啊啊啊——让哥哥做什么都好,能不能放开我……”

一松极为淡定的坐在对方的身体上,把自己的重量慢慢的压下去,从对方嘴里挖出梨子的碎块。在坦率的接受了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爱,是不可燃垃圾的现在反而能坦率的面对空松,虽然表达出来的都是过分的言行,反正都是些没有可能的事情。

而松野空松则一边在迷惑着那样闪闪发光的善良的一松去哪了,一边在极端的痛楚之中一如既往地失去战斗力,把自己那份梨子让给恶狼扑食的兄弟们了。


漫展返图,谜之脑补了一个狛日情侣,日向神座计划后变成神座然后忘记狛枝的狗血故事,去做视频了886

【置顶!】

这里白羽es,不定期产粮(cos,同人文,同人图),沉迷的坑有:aph普本命(东西兄弟,雪兔等)厨米(左米)耀英北欧组/松ichi(色松,数字主)/小圆脸沙耶加(红蓝)/v+镜音(磕镜音双子,橘葱也磕)/k八田美咲(伏八)/v3小吉(最王,狛日,狛神,神日)/冰尤勇利(官配和双yuri)/银魂桂和神乐(神乐磕沖神,双神)/drrr帝人(火种组,帝青,补色组)临也(静临)/小排球日向/家教59(8059无差)/小英雄(轰相关)/pm4/刀男笼中鸟(左婶,药宗)/sf(ls,这之外友情向)/dmmd(各位我都爱,对不起苍叶辛苦了)(颗粒苍)/恋与制作人白起/黑执事/ss东月宫地(乙女游戏磕什么cp!圈地自萌,真的是小的时候就腐……)/艳汉/命运石之门助手/咎狗之血/甜池子/夏目友人帐夏目田沼(这两个人好甜哦)/ib的咖喱(冷门超多,因为芥末也追追当季的凑热闹)

1.为了勾搭喜欢的太太寒假要开始画画了,关系好了给画丑了吧唧的明信片也是ok的。

2.偶尔跳舞录了发比利比利,或者剧情向视频。

3.没点写文技能,脑洞大,长期包养各种文案娘,找到合适的文案娘之前都会定期练笔。是个前舞台党,脑袋里还有几个剧本没改成练笔吐出来。

4.不怎么玩手游和网游。

【昵称:白习习,羽锅,羽妹,小白,阿羽,白羽姬,白帅锅等期待增加】

壳中之梦(上)

此处尚不是休息的地方,请与我前往梦境的更深处吧……

壳中之梦

×是之前练笔的系列,给考试攒人品的

×赤イ花病症含有,是be哦~

×红黑友情描写有,后期有黑粉

×如果有ooc表现请原谅,乱七八糟的自设很多,毕竟是小学生文笔,可以多交流沟通共同成长啊~

赤色的夕阳里,放课后留下来值日的泷原中学的女生叽叽喳喳的闲聊着,那个有点傲但是和沙耶加酱玩的不错的佐仓最近突然带起了眼罩,不知怎么最后得出了可能到了中二期的结论,话题又转移到最近势头不错的男明星,发出了一连串兴奋的笑声。

坐在天台佐仓杏子恰巧听到了她们的对话,并不是很在意摸了摸被布遮起来的左眼。她的症状有一段时间了,起初只是普通的畏光,然后眼睛总是有异物感,到她开始注意时已经发展为不能忍受的剧痛,仿佛有棵植物要在从脑内发芽,冲破眼眶开出艳色的花朵了,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所以然来,索性用眼罩遮起来,好在不怎么痛时候也是有的,就像现在。

“让你久等了真是抱歉!今天轮到我值日收拾器具花了好多时间,真是没办法啊。”冲刺而来的美树沙耶加气喘吁吁的推开了天台的门,想要积累魔法少女实战经验的她居然入了击剑社,说是要用运动抒发被现充恭介仁美闪到的不满,其实每次看到那两人她也只是打哈哈般傻呼呼的笑着。

杏子跳下天台迎接她,偷偷拿出早已准备好,猝不及贴上沙耶加额头冰汽水罐。正打算行动时突然感受到眼框一阵疼痛,她痛的没看清楚路,推倒了刚运动完身体微热的女孩子,两个人摔到了地上,脸几乎要贴在一起。

还没来得及脸红,杏子就被呼痛的沙耶加拉起来,问她是不是又眼睛痛了,一不小心幸运摔的杏子装傻着说:“我只是不太适应带上眼罩之后的距离感啦,比起种小事,我今天的作业不太会做,沙耶加酱教教我吧~”

美树沙耶加看她这个样子安下心来:“反正杏子酱到最后还是打算抄的吧,本来想告诉你一件事……果然还是明天!”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像膨胀的河豚一样脸颊鼓鼓的,杏子有时候觉得她的这种蹭很可爱,反正最后都会教她的,明天也会知道沙耶加的秘密的吧。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绕道去了游戏中心。

“所以你们两个笨蛋还没交往么。”不知道是偷懒还是病弱的晓美焰,盖上了保健室床上的被子,面无表情的发言了,惊的杏子差点跳起来,她纠结了一会点磕巴的问:“你,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沙耶加的啊!我还以为她喜欢的是恭介诶!所以我和沙耶加是两情相悦么。”说到这里她后知后觉的脸红了。

“我还以为全校学生都知道你们是笨蛋情侣了?掩盖的真差哦。”

“是在生气今天保健委员的小圆休息才戏弄我么!”

对面的麻花辫少女难得表现出了假面被撼动的样子,对此杏子感到了扳回一局的胜利感,在看着她一听到圆酱的名字就泛起热烈情绪的眼神又敲起了退堂鼓:“不过不能做犯罪的事情哦,虽然鹿目圆确实很可爱,警察叔叔是不会相信你的鬼话的。”

两位少女你来我往的嘴仗了一会,晓美焰突然注意到了杏子因为放松下来转向他的侧脸的眼罩,抓住了她的手让眼罩的一侧朝向自己:“杏子你这是……得病了么?”

佐仓杏子见同伴认真起来,也就坦率的回答了,

:“是啊,在3个月前开始的,先是看不清东西,然后是肿痛,到最近已经到不能忍受的剧痛了,巧的是每次痛的时候都是看到沙耶加的时候。”

晓美焰沉思了一会“虽然在退治魔女方面杏子你确实更有经验,但是说起魔物传播的病症我还是有所了解的,这病叫赤イ花,如果放任不管最后会失去性命的。”

佐仓杏子虽然不是那种依靠同伴或者病急乱投医的人,但是通过天生过人的直觉她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孩没有骗她,她们都是那种又冷静又清醒的人,一旦在危险之中能比其他人都更快的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所以她也严肃起来,问“既然焰知道这种病症,我要怎么治愈呢?”或者说能够治愈么,她吞下了后半句话,在得知和沙耶加是互相喜欢的现在,无论如何都不想选择失去生命留下她一人的未来了。

晓美焰不知道是怜悯还是分析的目光在杏子身上扫视着,弄得她有点不自在又不得不听着而感到有点焦躁不已:“你得让心爱之人憎恨你,这之后彻底恢复了才能再见她。”

日向君生日快乐!礼物是双倍搞事的狛枝(bushi)和小伙伴玩的很开心,请期待正片w

期末好忙,我觉得这套片子可能做不出来了ԅ(¯﹃¯ԅ)

【cos正片】莘荼湾——一封家书

想给你讲一个,只有花和那个人才知道的故事。

(动图发不了orz文案都在那边啦)
湾娘(林晓梅)后期/妆面/辣鸡文案:白羽es
产出非常愉快顺利的一套片子,感谢陪伴我的朋友们!
衣服三年前家里人给买的,那时候有授权,现在店家和画手有没有授权不知道,嘘,我们闷声发大财✺◟(∗❛▽❛∗)◞✺